近年來,發生過許多起讓人至今仍心有餘悸的事件,2012年湯姆熊事件2014 鄭捷事件2016 小燈泡事件…等等,社會上瘋子很多,昨天走在街上,我還聽到有人在路上大呼小叫的亂喊,讓人會不自主的去提防陌生人,會不會忽然就攻擊自己,尤其是現在有了小孩,走在路上,更是不能讓小孩離自己太遠。

除了這些社會事件之外,因為俄羅斯和烏克蘭打仗的關係,再加上台灣民進黨政府仇中的關係,台灣整個好像要備戰了一樣,每個人都好像熟讀孫子兵法、諸葛孔明再世,以為打仗跟打電動一樣簡單。

剛才2022/3/23凌晨,連續發生了非常多次,且規模不小的地震,全台大概幾乎每個人都醒了吧,這讓我又想到921那時候。

現在我每天都會抱抱我兩個親愛的兒子,然後告訴他們,爸爸最愛的是你,就是怕日後發生什麼無法可彌補的事件,但我其實也知道,無論再怎麼做,都還是不夠的。

兒子將來長大後,可能會看到這篇,所以我來說說之前對於九二一的記憶。

圖片來源:東森新聞

九二一集集大地震

以前義務役是當兩年的,當時我們也有成功嶺大專集訓,我二專就理了個大光頭去集訓28天,直到畢業,就直接入伍去當兵了。

88年9月20日,我去林口的憲訓中心報到,舟車勞頓、又是理髮又是體檢,折騰了一整天,無論是生理、心理,都受了極大的壓力,好不容易終於就寢,但當天晚上,也就是在凌晨時,就發生大地震了。

當天晚上被搖起來時,我還天真的以為,「桃園」怎麼這麼搖,那時還在半夢半醒之間,腦袋還不是很清楚,等到清醒時,才驚覺到是地震,而且是很大的地震,整個晚上發生了數次的餘震,讓我一直惦記著家人,而我們整個寢室,可能是菜鳥的緣故,儘管發生大地震,但沒人敢下床,也沒有長官來叫我們出去逃難,所有人都在寢室待著。

後來下部隊之後,和學長聊到九二一那時候,他們說他們一發生地震時,全部的人都疏散集中在外面,整夜都不敢待在室內環境中…,突然,我好像明白了什麼,也許當時新訓中心的長官們,都在集合場上避難吧…

隔天清晨起床看新聞,果然發生非常嚴重的地震,而且最嚴重的地方,就是在家鄉台中,我擔心的不得了,因為通訊中斷的關係,好像幾天之後,才連絡到家人,幸好家人都沒事。

接下來的一個月,因為停水,所以我們每天都拿著臉盆,到營區內的「游泳池」做簡單的盥洗,洗完後,還要一人舀一盆水回到自己連上,供連上儲水使用。然後也經常性的停電,一到晚上,就伸手不見五指,因此晚上也都很早就寢了。

考量我們剛入伍,沒讓我們出去救災,後來聽下部隊的學長們說,他們可是連續在外救災、交管、搬運遺體好幾個月時間。

幾天之後,新訓中心開始有人「退伍」了,沒錯,才剛入伍就退伍了,我印象中是有罹難家屬或是家裡房屋全倒的人,就可以申請退伍,我其實很慶幸,可以繼續把接下來的兩年兵役服完。

由於我們的新訓要三個月,一個月後才會放第1天的假,好不容易熬了一個月,大老遠從桃園坐車回台中,實際在家待著的時間,可能才兩個小時,因為還要預留回去營區的時間,再一次的回台中,又是一個月後。

所以當時回到台中,看到的街景其實不多,家裡附近的街道,其實都沒有受到地震的摧毀,一直到我三個月後結訓,再回到台中豐原時,救災已經告一個段落,我騎車去四處逛逛,原本位於豐原中正公園的游泳池,還有靠近東勢的地方,居然都隆起約一、兩層樓高,而且豐原的中正公園游泳池也成為歷史了。

震後對心理的影響

儘管我沒出去救災過,但「地震」對我的影響也還是很大,後來每次發生地震時,我就會很擔心家人的情況,都會馬上打電話回家報平安,而且這習慣持續10多年,這都是因為當時九二一時,因為通訊中斷,一直連絡不到家人的關係。

一直到現在凌晨,我睡不著,也不能睡,餘震一波又一波的襲來,其實每次地震來,我就會很害怕,尤其是像今晚,搖的這麼大,我心裡一直唸著「不要、不要,不要再像九二一那樣了」。

又是人禍,又是天災,天佑台灣。

Google廣告